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妙笔坊 >> 克拉夫特异态学笔记 >> 第一百五十七章 林中

第一百五十七章 林中

次日,在回到庄园进行一番准备后,队伍决定在伐木工肖恩的带领下向林中进发,去看看当初到底是在哪找到了那棵中心朽烂的枣木。

大部分人对这项指令的缘由既不理解也不关心,表现出了相当罕见的服从性和纪律性,哪怕指挥者马丁也只是一名骑士。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可能比单纯的个人武力更加难得。

战马确实不适合进入没有道路的森林,也没什么实用价值,只有几匹驮马被带上随队进入,负担几副盔甲与扎营用具的重量。以及克拉夫特要求带上的火油,用网袋装束小罐,相互间垫了些稻草避震,挂在鞍侧。

出于负重考虑,携带的量注定不会让克拉夫特满意,但客观条件也不允许他带上更多。

马丁倒是觉得没必要再增加。这可是攻坚时拿来烧堡垒大门的油,效果好得让人发毛,在身边放着很没安全感。不过他还是愿意听从专业人士的建议带上一些,万一到时候有需要给长蘑菇的异教徒安排个火葬也方便。

话说回来,医学院教授的专业工作里真的会用到火油吗?

抱着这个小疑问,马丁在伐木场稍作休整,跟着只带了简单行李的向导深入林中。

据肖恩所说,他口中的“挺远”大约是在森林里徒步行进两三天的距离,再远就不方便把木材带回伐木场了。河流处于林中的上游水深不够,又多有石块浅滩,或垂落水中的树木枝干拦路,没法像伐木场往下的河段顺水漂流,只能靠人力带回。

有运气好的时候,他们也会顺手带些林中的特产回来,比如小动物、浆果、野菜之类,都藏在漫漫绿色帷幕中,比经常被打扰的外围森林丰富得多。只是最近几次似乎是运气不佳,收获不如往年。

在这种环境中前进相当不易,时常需要辅以手斧开辟道路,斩断分割各种认识或不认识的植物,挤出少量可供穿行的空间来。

虫蚁侵扰,还有总是带水分的叶片,让身上若有若无的潮湿微痒感就没停过。由于路线大致沿河而行,看似正常的落叶层下谁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可能是一片平地,也可能是会让整条腿陷下去的泥淖。

晚上宿营也不太容易找到一片足够大的空地,还需要花费大量时间精力清理,烦躁情绪持续不断地酝酿。此时那些携带的火油倒是为一片潮湿中的引火提供了帮助。

这些麻烦让知道目标的人在另一方面放心了些。不管他们要追踪的是什么,都不可能在这样的森林中活动而不留痕迹,就算是个鬼魂也得留俩脚印。

经历了两天余的折腾,肖恩终于靠一颗形象比较特殊的劈叉雷击木作为路标,找到了上次来伐木的范围。

确实,只是一片大致范围,想凭记忆找到上次留下的树桩真的不太可能。

比较幸运的是,这里的空间开阔了一些,不用费心清扫就能有块林间空地扎营,可喜可贺。

“我记得好像有一句谚语:在树林里寻找一棵特定的树。”马丁环顾低矮植被稀疏的林间,感觉似乎头顶落下的阳光也充沛了不少,不再被树冠截留下十之八九,“意思是不可能的事。”

这几天他们看到最多的东西大概就是树了,面对这种问题,克拉夫特也感觉棘手起来,“我就不该指望那个肖恩能准确找到位置。”

“当然,这也不是他的错,换任何人来都不会是一件简单的事。我们可以在近周找找,至少这里的草木不算太密。”

“真不知道要找到什么时候。”马丁摇头走开,去查看扈从们的铲土进度,并监督他们不要把什么捡来的野味随意加热吃掉。

一路上他们遇到了些浆果野菜之类的收获,还有蘑菇,只不过分布零星,从未见到过那种明显异常的旺盛生长。

以及这里,在脚边的树根部,就有手指大小的棕伞白柄菇丛。看颜色不像是能把人放倒的那种,比较接近于传统看法中食用菌形象。

也正因为此,马丁必须看好那群管篝火的家伙,别再出现一会没见就有人分他一串烤白腹菇片的事故。无论出于保险起见,还是心理排斥,他都不想再把蘑菇跟食物联系起来。

“我四处走走,不会太远。”克拉夫特往营地外人少处走去,他总觉得今天状态不是很好,站在人多的地方呼吸不畅,有种排在长队中的感觉。

经验主义的,这时候远离人群应该会让情况有所改善,所以他拒绝了库普的陪伴,独自在营地外一棵能被照看到的树下靠着,挥手表示自己就在这呆着,无需担心。

把后脑在树干上贴了一会,大自然的清新空气没让他好起来,反而刚才挥动的左臂像幅度过大拉伤,酸痛感围绕着硬物周围放射,游动于肌肉间。

当不均匀的冷热交替也从骨髓中泛起时,克拉夫特意识到这好像不是状态不对那么简单了。

那种感觉变化不算明显,如同阳光温热的岩板和黎明前稍凉的金属,或旧电视雪花屏样细密闪烁的麻木和针刺感,以此为端口向他输入信号。

而微沉的头脑像泡在很轻的、闲言碎语冲泡成的液体里,细心感受时才能发觉它的存在。

克拉夫特离开树干,面朝这棵树退开几步,异常感减轻了幻觉般的一点。

继续拉开距离,那感觉没有消退,又回到了原有水平,似乎刚才只是不准确知觉的一个小波动。

他索性绕着营地走了一圈,湿气般黏人的异常感觉起伏不定,像泳池上的波纹荡漾,而他始终在这个摸不到边的泳池里扑腾着。

“库普,过来一下。”克拉夫特向无所事事的扈从招手,“你有感觉不太舒服吗?头晕、昏沉之类的。”

“呃……我想大概可能有一点,像耳朵进了水,不过完全不碍事,您有什么吩咐吗?”扈从晃了晃脑袋,试图摇出那一点不存在的水。

“帮我去借把斧子来。”

“稍等。”库普跑回营地,很快地从肖恩那借来了斧头,交到克拉夫特手上。

后者抡起手臂,使劲朝最近的树干劈下,两道斧痕没入树干,在树心处汇合,切下一块楔形木片。

而克拉夫特没有砍断这棵树的意思,在撬出木片后当即换了另一棵下手,重复了十余次,绕营地一周,带着一大把废木片回到营地中央。

“我们不用费劲去找上次砍的树了。”

“你是说……?”拾起一片,马丁看到了那松解木质、抹掉年轮的浅色斑块。

“这里到处都是。”

喜欢克拉夫特异态学笔记请大家收藏:(www.miaobifang.com)克拉夫特异态学笔记妙笔坊更新速度全网最快。

克拉夫特异态学笔记最新章节 - 克拉夫特异态学笔记全文阅读 - 克拉夫特异态学笔记txt下载 - 雪中菜鸡的全部小说 - 克拉夫特异态学笔记 妙笔坊

猜你喜欢: 天道图书馆诡秘之主长夜余火怪物被杀就会死从龙族开始打穿世界末日:我有CF商城轮回乐园大王饶命黎明之剑不朽凡人